羽球巅峰林丹:从“林一轮”到“超级丹”可不是出轨男能概括的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21岁的林丹以世界排名第一的身份初次登上奥运会的舞台,但他没想到第一轮面对新加坡的苏西洛他直接被淘汰了,一个以冠军作为目标的选手首场比赛就打道回府,当年他浮躁的个性是他暴力球风的另一面。

  一个巨星的征服之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林丹的征途是打破质疑开始的,当年年轻的林丹在多次赛事中首轮出局,“林一轮”的称号像是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相比于过往那些低调、沉着的国羽一哥,林丹显得有些轻狂,当时人们认为更沉稳的鲍春来更值得被期待。

  他曾说:“我重振旗鼓的原因是我没有退路,我没给自己找借口,也没给自己任何余地,把一切看得很淡。”

  他的人生年轻时带着一点狂,全盛时鄙夷对手留着几分傲,甚至于状态下滑他依然坚持人们看到的是他的倔,这是属于林丹“狂傲倔”的羽毛球人生。

  1983年10月14日林丹出生于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临江镇,小时候他妈妈总喜欢把他当女孩打扮,还留着长头发,再加上家人“丹丹、丹丹”的叫着,这个小女孩形象称得上霸气林丹的“黑历史”了。

  林丹的爸爸很喜欢体育,那个年代中国最出色的是乒乓球和排球。一次,林丹去县体育馆玩,第一次接触到了羽毛球,他看着其他小朋友挥拍、接球一下来了兴趣。

  5岁那年他加入了上杭县羽毛球业余班,若干年后他的名字将被刻进羽毛球项目的历史里。

  因为筋很硬他最怕压腿,每次都疼得直哭,这年在马来西亚槟城也有一位筋很硬的小子经常被家人挂在门上,因为想让他长高点,他的名字叫李宗伟。

  尽管训练很苦,但林丹一点也没说自己不想练了,周末队里要加练长跑,围着上杭跑两圈,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坚持不了,但林丹能跑下来,他跑不到队伍的最前面,但他就是不掉队,咬着牙也要一直坚持下去。

  12岁那年,林丹曾获得过全国少儿羽毛球比赛的男单冠军,他本以为凭着这份荣誉能够进入福建省队,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体校的大部分同学都被福建队挑走了,而自己却还留在体校。

  他感觉被福建队抛弃了,这对他打击不小,好在此时八一队抛来了橄榄枝,12岁那年他背起行囊,再次远离家乡成为了一名军人。多年的军旅生涯他说:“以前我喜欢乔丹那些人,后来我只崇拜军人。”

  他的年纪太小,就算最小号的军服在林丹看来都像是“麻袋”,“我记得妈妈帮我把裤脚挽进去好多,才算勉强走路不绊脚。”15岁他进入了国青队,参加了1998年的亚青赛,结果第一轮直接出局。

  他遭到了教练的狠批,那天他被通知去礼堂开会,结果刚刚坐下教练就告诉他可以不用来了,他已经被国青队除名。

  “当时对我来讲就是完全不能理解,或者应该来讲是一个耻辱,因为我觉得这样被除名,很难再进国家队了。”面对这一切15岁的林丹显得无所适从。

  时光进入新世纪,2000年当时的羽毛球队经历了李矛等教练出走,印尼、韩国、丹麦等国的选手崛起,悉尼奥运会上福建老乡吉新鹏才为国羽实现男子项目金牌零的突破。

  那年的选拔赛上,林丹给教练们留下了不服管教的印象,第一批的选拔名单里并没有他。后来是八一队教练高路江托关系硬把林丹“塞进了国家队”,就这样他成为了国家队的插班生。

  队里的球员都看不起他,觉得他就是个“关系户”,他被分到了地下室改造的宿舍里,里面阴冷、潮湿,想给家人发短信,还得站起来找信号,他知道要改变这一切只有靠自己手中的球拍,一场一场打出来。

  一年半以后,林丹终于搬出了地下室,住到了楼上的宿舍里。彼时吉新鹏退役,夏煊泽、孙俊等人也撑不到下一个奥运周期,林丹和鲍春来等人被视作国羽崛起的希望。

  在这里他还遇见了一位女选手,未来他和她的故事成了国羽的伉俪童线年林丹在韩国公开赛上他收获了自己的第一座国际比赛冠军,当他退役时他把这个冠军数字变成了81座。

  他对总教练李永波说:“以后你介绍我就是世界冠军了,将来我还要当奥运会冠军。”

  “你想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只有你的对手能告诉你。我输给了苏西洛,但他告诉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做。”那是一次脆败,但对于林丹也是一个开始,面对着来自于各路媒体的口诛笔伐,他妈妈甚至会上网和网友“互怼”。

  那场比赛后,林丹改变了很多,他不再过分张扬,他尊重对手的努力,唯一留下的是那个庆祝的军礼,“北京奥运会我要把所有失去的全拿回来。”

  这段时期他的对手也从陶菲克变成了李宗伟,林李二人对决开启羽毛球另一个灿烂的时代。但随着奥运会临近他心里压力越来越大,

  2008年的汤杯半决赛林丹完败李宗伟,此时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3个月,他内心焦虑,每天都在想要怎么击败李宗伟,每天训练要摔坏两支球拍,为此李永波甚至规定队内其他人都不能用林丹那个型号的球拍,就为了给他找状态。

  在此之前,他实现了集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世界杯冠军、亚运会冠军、亚锦赛冠军、全英赛冠军以及多座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冠军于一身的全满贯球员。

  当时有人说他为了自己而妨碍了后面的小球员出头,但竞技体育所有的胜利都是靠实力说话,从来没有“让位”一说,

  2015年,林丹开始“单飞”靠商业赞助和奖金养活自己,同时向羽毛球队每年交15%的分成,

  他一直是中国体育界商业价值能排进前五的超级明星,他试图改变,甚至不执着于金牌,就是纯粹的想要试着去让这项运动影响更多的人,“输赢、冠军,那些对我都不是最重要的,否则年复一年,只会让我感到厌倦。”

  里约奥运会半决赛他不敌宿敌李宗伟,最终仅获得第四,但33岁的林丹似乎已经看淡成绩,他说直到30岁后,才真正发现羽毛球的魅力,开始着迷于这项运动。

  或许教练没想到这波林丹在大气层,当时的谢杏芳也才刚刚注意到林丹的存在,但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打不好球会摔拍子,打好了会在场上乱跑。”

  其实谢杏芳比林丹大两岁,这份感情终于在2004年林丹带领国羽重夺汤杯后,他亲吻了观众席上的谢杏芳而公开,此后林丹只有谢杏芳,直到那次“忘关窗帘”事件。

  但这些“道德瑕疵”不能概括林丹作为运动员的伟大,他的职业生涯称得上波澜壮阔,过去或者未来可能很多年都不会有接近他成就的球员出现,更别说他长期保持的高水准,他对于中国羽毛球运动思路做出的革新,

  他不仅仅是中国羽毛球历史上记载的名字,还是一座高不可攀的丰碑,他的狂傲与倔强,遗憾与自醒,他失败过、沉沦过、遗憾过,但这些都不能阻挡他对于胜利的渴求,正如他所说:“羽毛球对我来说,不是某一个冠军,也不是某一刻的欣喜或伤心,而是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