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诡异的登山事故迪亚特洛夫事件的背后真相究竟是什么?

60多年前,苏联9名登山队员在乌拉尔山脉离奇死亡,死因众说纷纭,雪崩,特工谋杀,核武器试验,球状闪电,甚至连UFO外星人和雪山野人都成了怀疑对象,死因究竟如何,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伊戈尔·迪亚特洛夫(Igor Dyatlov)是前苏联乌拉尔理工学院一名学生,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登山爱好者,苏联境内大大小小的高山险峰都成了他挑战的对象。

1959年1月底,迪亚特洛夫率领一支9人组成的登山队来到北乌拉尔山脉的奥托尔腾山附近,准备徒步攀登这座山峰,队伍里的成员都是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大学生。

乌拉尔山脉贯穿苏联南北,是欧洲和亚洲的分界线米左右。虽然山势并不险峻,但是由于纬度高,气候寒冷,山顶气象条件非常极端,登山面临重重困难。

出发前,一位成员由于健康问题选择了退出,与此同时,一个名叫萨沙的陌生人结识了迪亚特洛夫,并主动要求加入登山队。

萨沙年龄38岁,这让他在这群20多岁的年轻人中显得格外独特,而事后的调查也表明,在萨沙身上掩盖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1月27日,登山队正式启程,预计全程耗时14天,最晚将在2月12日到达终点,届时他们会给学校登山协会发一封电报汇报平安。

2月12日,报平安的电报并没有如期到来,又过了几天,登山队依然杳无音信,队员的家人们开始变得焦急,并迅速联系了学校和当地搜救机构。

当地专业搜救队和警察迅速开展了搜救行动,搜索范围逐渐扩大,参与搜救的人员一度高达2000人,直升机和侦察机也派上了用场。

2月26日,搜索队终于在离奥托尔腾山顶5公里的一处山坡上发现了登山队的营地和帐篷,登山装备一应俱全,但是营地里却空无一人。

帐篷上有一个破洞,看样子是用刀从帐篷里面割开的,帐篷四周散落着杂乱的脚印,根据足迹判断,队员们有的穿着鞋,有的穿着袜子,还有人光着脚,脚印一路向附近的树林延伸。

这里温度时常处于零下三四十度,光着脚在雪地里无异于自寻死路,队员们似乎遇到了突发状况,慌忙从帐篷内逃脱,以至于连鞋都来不及穿。

搜救人员在营地内找到了队长迪亚特洛夫的日记和一些相机胶片,根据日记记载,登山队原本想在附近树林里扎营,由于树枝和积雪带来的安全隐患,才转移到山坡上。

人们迅速对附近树林展开搜索,3月2日,搜索人员在附近树林发现了两具登山队员遗体,这两具遗于一颗巨大的杉树底下,杉树上留下了一些攀爬痕迹,地上还有篝火的灰烬。

让人迷惑不解的是,这两具遗体除了内裤以外,浑身上下,身上有烧伤和擦伤的伤痕,两具遗体并排摆放得整整齐齐,似乎是被人有意放在一起的。

随后两天,人们又在附近发现了另外三具遗体,他们处在杉树和营地之间的路线上,三具遗体并不在一起,而是彼此之间隔了一两百米距离,而且倒地方向都朝向营地。

法医对这五具遗体鉴定后认为,他们都是被严寒冻死的,但是其中一具遗体的头骨上有一些伤痕,这很有可能是钝器打击所致。

到此为止,人们共找到了五具遗体,剩下的四具遗体迟迟找不到线索,再加上气象条件实在恶劣,搜救活动不得不暂时中止。

两个月后,天气逐渐转暖,人们继续展开搜寻行动,正是这剩下的四具遗体,使这次事件增添了一丝恐怖气息,也为其蒙上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先是在第一次发现两具遗体的大杉树附近,人们找到了一条裤子,这可能是积雪消融后才逐渐露出了地面。

向下挖了3.5米后,人们发现了一堆衣服和堆在一起的树枝,这些衣服正是杉树下最早找到的两具遗体的。

随后,距离杉树几十米的一条小溪附近,人们在积雪下4米深的地方挖掘出了剩下的四具遗体。

原本以为这四具遗体和之前找到的遗体一样是被冻死的,然而经过法医检查后人们发现,这四具遗体没有一个是被冻死的,反而全都是死于致命伤害。

另外一名队员的头部严重变形,以至于人们第一眼都认不出来,怪异的形状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其头骨已经完全破碎。

另一名女队员的肋骨全部折断,看起来似乎经受了猛烈冲击,衣服上同样检测出大量放射性残留,然而更加恐怖的是,她的眼眶和鼻梁处的软组织以及上嘴唇和舌头全都消失不见了。

还有一名队员就是中途加入的陌生人萨沙,他的肋骨同样全部折断,除此之外,他的两个眼球也消失不见了。

人们一开始以为这些消失的身体部位是被野兽撕咬导致,然而经过全面检查,并没有发现野兽撕咬的痕迹。

恐怖的遗体惨状已经足够骇人听闻,然而另外发现的一些线索则让整个事件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登山队出发前曾经有一名队员退出,根据这名队员所说,当时登山队一共带去了四台相机。

搜救人员在帐篷内确实发现了四台相机,然而在中途加入的陌生人萨沙遗体身上,人们又发现了一部相机,可惜的是,底片已经被水浸泡损坏,无法知道他在拍摄什么。

在帐篷内的另外一部相机里,人们发现了30多张照片,正是这些照片内容,让人们在猜测事故原因的时候联想到种种神秘现象,甚至UFO和雪地野人都成了怀疑对象。

在事件调查过程中,人们注意到其它一些不同寻常的现象,2月1日夜间,奥托尔滕山另外一面有一支7人登山队正在宿营。

当晚0点左右,这支登山队目击到夜空中出现了一个橙色的球体,浑身散发着火焰一样的光芒。根据当地村民说法,在2月期间,有很多人都目击过这一特殊的橙色球体。

然而当调查队将这一现象报告给上级以后,却迅速收到了停止调查的指示。1959年8月,苏联官方宣布由于遭遇不可抗力,停止事故调查,同时将该事件定性为登山事故。

虽然官方调查停止了,但是该事件背后的重重疑点却让人对简单的事故结论并不满意,私底下民间人士的调查研究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这起登山队死亡事件又被称作迪亚特洛夫事件,几十年来,人们对登山队的死亡原因作出了种种分析,然而至今依然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人们最早猜测登山队员的死亡原因是雪崩,为了逃离雪崩,队员们慌忙从帐篷逃了出来,然而由于天气太冷,以及能见度太差,后来队员们无法返回帐篷,最后被冻死了。

但是在营地周围,搜救人员并没有发现雪崩的迹象,而且雪崩也无法解释放射物以及队员人体组织消失等奇怪现象,因此这一解释并不能让人满意。

之所以会和特工联系到一起,是因为中途加入的陌生人萨沙的身份充满疑点,人们在事后调查发现,萨沙是一个假名,他的真名叫谢苗·佐罗塔略夫(Semyon Zolotaryov)。

谢苗的本职工作是一个旅游中心的讲师,用假名萨沙加入了登山队,在他的背包内,人们发现了大量现金和身份证件,在一次普通的登山活动中携带这些东西,显得很不寻常。

谢苗身上刻有文身,纹着一串字母DAERMMUZAUAYA,这串字母不是任何人类已知语言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解读。

除此之外,这个谢苗还是一名上过战场的老兵,曾经参加过苏德战争,和他一起上战场的人最终活下来的只有3%。

据此,人们猜测谢苗是KGB特工,他奉命来到乌拉尔山区和美国CIA特工接触,商讨合作事宜,然而事情败露,为了掩盖真相,特工杀死了其它登山队员,并且伪造了现场。

这种猜测在冷战时期非常符合大众的想象,甚至有作家出书认为登山队中不止一位KGB特工,而是多达三位,特工谋杀引起人们的热烈讨论,但是也一直找不到非常确凿的证据。

这种观点认为事故发生地位于前苏联某个核试验场地附近,登山队员们当天无意中闯入了军事禁区内,目击到的橙色火球是某种新型导弹正在进行发射试验。

队员们在禁区内可能发现了某些机密,为了防止秘密泄漏,当局选择杀人灭口,伪造现场,并且命令停止继续调查。

根据当地后来披露的调查文件显示,官方的搜寻活动实际上早在2月6日就已经开始,然而登山队预定返程日期是2月12日,而家属要求进行搜救则要等到2月16日。

也就是说,官方早在事故刚发生不久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并立即秘密开展了搜索活动,而这一切外界都还被蒙在鼓里,官方的这一举动免不了引起人们的怀疑。

由于多人目击到的橙色发光物体一直得不到有效证实,于是人们自然而然的怀疑到了不明飞行物UFO,这在上世纪的UFO热潮中并不奇怪。

同时在营地内找到的一些相机底片中也发现了一些拍摄的模糊不清的发光物体,这似乎为UFO的说法增添了一些佐证。

除了UFO,还有雪地野人的说法。雪地野人是一种传说中生存在高山地带的类人生物,通体被白色毛发覆盖,可以直立行走。

营地中发现的其中一张照片显示了一个远处树林中模糊的人影,人们据此认为这是野人出没的证明。但是这张照片也可能是拍摄的某个队员的身影,因此证据并不充分。

这种说法认为当时登山队员遭遇了罕见气候现象,尤其是球状闪电可能是造成队员死亡的主要原因。

球状闪电是一种未知的极其罕见的大气放电现象,球状闪电外观呈现出橙色,直径从几米到十米不等。

球状闪电本身带有极高的温度,所到之处,物体会因为瞬间高温而发生爆炸,并且产生高强度的冲击波,足以对人体造成致命冲击伤害。

迪亚特洛夫事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虽然相关猜测不断,但是没有任何一种解释能够得到大众的一致认可,随着时间流逝,相关的证人证据也越来越少,探究事实真相也越来越困难,该事件或许将成为一个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未解之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