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郑州红馆覆灭记:奢华堪比皇家一号出动15辆警用大巴抓人

原标题:2016年郑州红馆覆灭记:奢华堪比皇家一号,出动15辆警用大巴抓人

2016年5月19日22时左右,郑州市二七区政通路。嗡鸣的警笛声灌满了整条街道,一辆辆警用大巴高速行驶,路边行人车辆纷纷避让。

15辆警用大巴组成了一条长长的巨龙,直直地捣入一所高档的娱乐会所:红馆缤纷年代KTV。

等到大批的人被警察带出,一辆辆车绝尘而去,人们如梦初醒:这栋承载着许多富豪纸醉金迷奢侈生活的建筑,已经轰然倒塌。

红馆缤纷年代KTV,是郑州人耳熟能详的“红馆”。作为号称“郑州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生意最好,消费最高的顶级夜场”,红馆从开业就是一众富豪们争相拥挤的场所。

但从盛大开场到狼狈收尾,红馆只用了四年多的时间。红馆究竟是怎么回事,能把自己“作”没了?

2011年12月26日,郑州市二七区红馆娱乐会所正式成立,不久即开始营业。这家会所从建立之初,就高调地将竞争对手锁定在了遥遥位于郑州东部的“皇家一号”。

在红馆成立之前,皇家一号是郑州当之无愧的最顶级夜场,据说其装修硬件超过了北京的“天上人间”。

但是红馆开业之后,就有了“东皇一,西红馆”的说法,二者分庭抗礼。相比而言,“皇家一号”显得过于华丽奢侈,有些金俗气。

升龙国际中心A区4号楼,是红馆的所在地,整栋大楼的前三层被红馆承包,总占地超过了一万平方米。

据说,红馆仅装修费用就高达2亿,当时的红馆老总张华不惜花费巨资专门聘请了国际顶尖设计师,一手负责红馆内部装潢设计。

踏入大门,就会被红馆的奢侈震撼到,大厅足足有六米多高,上面是红漆的天顶,吊着繁星闪烁的大灯,墙面金碧辉煌,白金色的墙纸上遍布镀金的雕文,彩色的壁绘随处可见。

二楼与三楼是客房,两层楼加起来一共有120间包房,按照大小,装修水平和服务质量分为几个等级。最高级的包房就连卫生间都是令人咂舌的华丽,恨不得放个纯金的马桶。

包房的座椅也不一般,冲着“王座”这种文化,也要精心打造一番。座椅统统采用真皮,真毛,样式也是夸张的龙虎,狮子豹子等,非常上档次。

这样的包间一间人均消费要两三千元,几个人来一趟,万把块钱水儿一样流出去了。

在外面随处可见的普通啤酒,一罐也就两三块钱,在红馆购买就要五十块起步。不过这种饮料都是摆设用的,毕竟上万块的包房费都花了,买瓶贵点的酒也没什么吧?而且符合身份呐!

这么想是没错,但是几个人一晚上喝几十瓶啤酒,每瓶都要好几百,加起来又是几间房的钱。红馆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红馆创办之初,还贴心地给顾客搞了一个办卡优惠活动,一次性充值五万元,就送两万元,七万块钱看着不少,实际上两三次就花没了。

每个包间都配备有专门的服务员,“免费赠送”的自然只是比较普通的,如果加钱,还可以挑选到更加年轻靓丽,服务更贴心周到的。不过这个价格就夸张得多了。

在红馆工作的服务员,会被公司按照形象气质划分档次,薪资也不一样,分别有400元每天,800元每天,2000元每天等。

这些服务员不必穿着统一的制服,而是被允许用各自的技术包装自己,称得上是“百花齐放”。

对于服务员来说,能够陪玩陪唱自然是件好事。因为很少有人会给负责清洁的服务员发小费,但陪酒陪唱如果表现得好,小费能高过好几倍自己的日薪。

有的服务员一天的工资2000元,加上小费能上万!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只有运气极好的时候才能遇见。

每天红馆的净盈利就高达百万元,全年更是达到3亿元。也许听起来会有所怀疑,但是如果能到当时红馆门前看一眼,也许就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

红馆门前有专门的停车场,但是仍然塞不下这些夸张到极致的豪车,一辆接着一辆,看不到尽头。

每天红馆都没有空房,最关键的是红馆不接受预订,于是许多富豪雇佣人专门帮他们排队,有空房了才过去。

每逢节假日就更不用说,能在红馆娱乐的,都是富豪中的富豪,没有一些关系渠道,是拿不下过年时的红馆包房的。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红馆从上到下无一不沉醉在成功的喜悦里,逐渐更加贪婪,失去了本心。

起初,红馆非常注重规矩,尽管允许员工们带着各自的特色风格去工作,但是也非常注意尺度。

比如,红馆规定员工的穿着不能暴露,不管是什么风格类型,都需要衣衫整齐,最起码是裙子加高跟鞋的配置,面对一些员工的骚扰,也会保持自己的身份和适当的距离,及时提醒对方。

如果一旁还有男服务员也会走上前去提醒顾客注意自己的行为,否则将被列入红馆的黑名单,禁止以后的消费。

起初,有些服务员尝试性地穿着一些暴露的衣服,收获了不菲的小费,而且一传十,十传百,逐渐更多的人前来消费,只为了体验一番。

逐渐连管理层也默许了服务员的暴露穿衣,这一步迈出去就无法回头,走向了堕落的深渊。

穿着无法打动顾客时,她们就开始打擦边球,尝试用一些比较刺激的手段来诱惑这些顾客,让他们打开自己的钱包,数了一张又一张钞票,只为了博美人一笑。

从前红馆是不强制员工陪酒的,因为喝酒容易出事。但是逐渐地,一些服务员主动陪顾客喝酒,意乱神迷之间,一些不合规矩的事情很难避免。

为了化解这种尴尬,也预防一些风险,清醒过来之后,顾客只好掏钱解决。但是一次尝到了甜头就不愿意撒手了,大家也就把这种情况当成是“特殊服务”,花钱享受。

经理的职责就是“分配”服务员去接待不同需求的客人,也需要进行适当的暖场和“引导暗示”。

由于“人手不足”,红馆还公开发布过招聘广告,广告倒是写得比较简明动人,诸如因业务扩展,需要女性服务员若干,要求身高163以上,容貌美丽,性格外向等等。

招聘来之后,为了确保服务的“质量”,负责带队的经理还会对她们进行培训,包括一些娱乐游戏项目;行走说话,各种礼仪等。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经理要求服务员必须取得顾客的联系方式,最后交给经理。

这个联系方式很有用,逢年过节,经理们就会给自己的顾客打电话,发短信问候祝福,同时给予一些“折扣”,吸引他们回来消费。

通过各种非法途径,红馆的各级员工,管理者都获得了不菲的收入。不过就在红馆沉迷于擦边球带来的巨大利润的时候,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同为郑州市顶级夜场的“皇家一号”因为搞黄色交易,被省公安厅查处,一夜之间,一个“帝国”落幕了。

作为红馆的老大哥,皇家一号也经历过这些流程,最终的覆灭不过是咎由自取。原本这件事情应该给红馆敲响警钟,但是红馆无动于衷,甚至更加放肆。

红馆的人认为,皇家一号被查处完全是因为“手段不够”或者“太张扬”。于是他们总结的教训就是:低调点,但是不能停。

红馆装模作样地配合着停业整顿了半年,开业后顺利接过了原本属于皇家一号的忠实顾客,生意更胜以往。尺度也越来越大,竟然直接搞起了非法易。

暴利的背后是即将跌入悬崖的危险。借着这些非法交易,红馆的月收入能过再翻上好些,所有人食髓知味,舍不得停下来。最后甚至铤而走险,开始从事走私毒品。

2016年的一天,群众匿名举报了红馆的一系列行为。此后,举报人配合警方暗中搜集证据,等待时机。

其实警方也早已隐隐约约察觉到红馆有些不对劲,但是没有出动的缘由和完成的把握,贸然出警只会打草惊蛇,于是一直在等待机会。如今这个契机终于到来了。

此时已经是2016年5月,距离皇家一号“沉没”刚刚过去了一年的时间。河南省警察厅在掌握了充足的证据的情况下,确认红馆存在钱色交易与走私贩私毒品的行为,决定对红馆相关人员进行控制与抓捕。

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已经有三百多名人民警察牺牲在了缉毒一线,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守护我们。

因此,经过各地公安局协商,决定由郑州市,开封市和新郑市三市公安局异地联合出警。

5月19日傍晚,警方就开始部署了,共计出动300余名警察,出动了15辆警用大巴,甚至还有防爆车。

渐渐地,警笛声盖住了这些声音,警车将红馆围堵个水泄不通,红馆周围也有特警部队拉起警戒线,开始疏散周围的群众。一方面清场是为了保护民众的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某些嫌疑犯浑水摸鱼逃跑。

随后,警察迅速从大巴上下来,一队队冲进红馆。早在计划开始之前,红馆的房间分布,工作人员名单和每日顾客名单都被警方掌握并进行了分析,据此制定了周密的计划。

半小时内,一队队警察陆续带着服务员,客人出来上了大巴。仅仅是年轻的女性服务员就坐了6辆大巴车!

最终被带走的人太多,大巴车已经坐不下了,无奈,很多人只能站在车里,挤成一团。

红馆如此庞大,除了大门小门之外,还有好几个隐蔽的出口,有的是装饰性的玻璃,有的是仓库运货门。几个年轻女孩慌慌张张走出来,她们穿着黑色的超短裙,衣衫不整,表情十分惊恐。

几人走出来之后,刚想跑起来,才发现自己穿着高跟鞋,遂脱掉高跟鞋赤着脚往外跑。

但是没跑多远,就被早已蹲守在附近的警方给抓住了,做贼心虚,这几个人定脱不了干系。

警戒线以外,聚集起了数千的民众,议论纷纷,讨论着红馆今天发生的事情,十分混乱。

当然,红馆此时已经一片寂静。将所有人都清走以后,民警带着缉毒警犬开始一寸寸地搜寻。

毒品藏匿的地方非常隐蔽,即便有缉毒警犬,也花费了小半夜的时间才排查干净。有的椅子腿是中空的,用特定的钥匙可以打开,毒品赫然藏在里面。

凌晨三点左右,对红馆的搜查行动基本完成,警方开始有序撤离。证据确凿,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挨个审讯,找出主犯和从犯,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

警方了解到,红馆的女服务员(特殊服务),按照姿色气质,被分为佳丽,纱装,模特和超模四个级别,每个级别穿着是不一样的,价位也不同。

次日,有好奇的民众再到红馆附近打探情况,却惊讶地发现原本属于红馆的大招牌已经被拆下来了,想必此后“红馆”也将不复存在,被其他的商铺替代掉。用不了几年,红馆就会成为一段历史。

上午11时,工作人员仍然在执行着红馆的拆除行动,旁边站立着几个年轻的警员。

遥遥地透过玻璃看里面,还能发现红馆地面依然残留着许多高档香烟盒,名贵的酒瓶等。

据说,红馆旁边开着一家香烟店,这家店老板每天都会接待许多从红馆来的客人,每次购买的都是最高档的香烟,而且一买就是一盒,生意好的时候,他每天都能赚数千元!

一旁站着一些民众激烈的讨论,有人说,如果晚上十一点半去抓,肯定能抓到更多人,因为红馆每天晚上十一点半是最热闹的时候,前来消费的人数会达到顶峰。

也有人说,红馆背后牵扯很多东西和势力,之前虽然大家有一些证据,但是没人敢动。

众说纷纭,无论如何,红馆已经成为历史和反面例子,警示着这一行业的其他从业者。

2019年2月,《人民公安报》报道了该案件的后续处理结果,起初控制的一千余人中,有264人被刑事拘留,查扣赃物钱款总价值超过3亿元。

数百人的团伙,上亿元的资金,如此巨大的一个窝点,被彻底颠覆,这一战干脆利落,一时间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与赞扬。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组织卖淫罪,是指以招募、雇佣、引诱、容留等手段,纠集、控制多人从事卖淫的行为。犯本罪的,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依照刑法,红馆案件主犯、红馆实际负责人李光耀、柳少威、李红亮、张博、张华以组织卖淫罪被判处十年以上徒刑,以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其余68名被告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刑罚。

从兴盛到衰亡,红馆用了五年。按理说如此大的一个商业组织,即便真的要走向灭亡,也应该是遭受巨挫之后,挣扎许久才会倾蜕,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夫。

但是红馆是一夜之间倒塌的,它的破灭也再一次昭告社会,法不容情,任何胆敢违反、触碰法律的,都会受到无情的制裁与惩戒。

红馆的一系列非法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的秩序,影响了社会安定和民众的正常生活。

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一个企业只有心系人民,时刻将社会效益放在心上,才能得到正向的回馈,长盛不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