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收入11亿美元!费德勒投资ON昂跑迎下半场开门红

北京时间9月15日晚,瑞士天王罗杰-费德勒悄无声息的在个人Instagram账号发表了亲笔信,宣告了9月23日至25日在伦敦O2体育馆举行的拉沃尔杯将会是自己在职业赛场上的最后一次亮相。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费德勒将彻底放下手中的球拍。按照瑞士人的自述,未来他将不会再参加大满贯赛事或者ATP巡回赛,但他还会继续打网球。

24年职业生涯、103座巡回赛单打冠军、超过1500场比赛、310周世界排名第一、连续237周排名世界第一以及最重要的20座大满贯奖杯,一连串的数据难掩费德勒的辉煌成就。

儒雅的瑞士人在用着一种安静的方式与言语,与球迷们道别。“网球对我的待遇比我想象中更慷慨,现在我必须认识到什么时候该结束我的竞技生涯了。”没有夹杂着过多的喧嚣,费德勒选择在了一个普通的日子,按下了发送键。

尽管喜爱费德勒的球迷不愿相信退役一事来得如此突然,但瑞士人的隐退似乎已经有苗头。

自16岁那年站上职业网球舞台开始,费德勒的名字从来未离开过ATP的排名系统。直到2022年7月11日,ATP官方更新了最新一期的世界排名,由于一整年久疏战阵,费德勒的积分被清零。这是自1997年9月22日以来,费德勒首次在排名系统中没有积分。排名的消失,积分的清零,宣告着瑞士天王走到谢幕时。

在今年的温网赛场上,费德勒首次是以非参赛球员的身份踏上这片草地。受到主办方邀请,在这项赛事造就了八冠伟业的费德勒以嘉宾的身份为温网百年庆典助威。当时在庆典上,费德勒还表示,“我想念这里,去年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就想到了未来的一年会很困难,但没有想到下一次回归会如此遥远。这片球场给过我最大的胜利和最大的失利,我希望还能再回来一次。”

从费德勒的言语中,球迷们还抱有希望能够再次目睹瑞士天王的英姿,但可惜的是岁月不饶人,2021年澳网的八强成为了费德勒在大满贯的绝唱。在这场比赛中,费德勒被波兰选手胡尔卡奇送上了一个0比3的零封,甚至还在第三盘0比6“吞蛋”。对于偶像以此种方式出局,费德勒的球迷们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但或许正是这场“惨败”,让费德勒下定决心“重整旗鼓”,对自己的双膝进行“大修”。球迷们也许都了解,费德勒在生涯末期饱受膝盖伤病的困扰。自2020年以来,费德勒接受了多次膝盖手术,但长年累月的损伤积重难返,最终让费德勒难以回复到高水平状态。据瑞士媒体日前报道,费德勒膝盖恢复未达到预期,无法长时间承受高强度的职业赛事。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身体的伤病加上心里的挫败,最终敲响了费德勒退役的钟声。回顾费德勒的职业生涯, 可谓是跌宕起伏充满故事,素材足以拍出一部精彩的纪录片——2001年温网与前辈桑普拉斯大战五盘一夜成名;2004年迈向巅峰一年摘下三座大满贯;2008年受困伤病失去世界第一,翌年重返巅峰达成全满贯伟业……

在费德勒身上,我们能够看到一个运动员经历了巅峰与低谷,再完成王者归来的戏码。瑞士童话大多数有着美好的结局,但竞技体育却是残酷的。

温暖的笑容,成为了费德勒的个人标志。而他身上贵族、优雅、大气、自信与内敛的气质,让瑞士人成为了品牌商们追逐的宠儿。此外,费德勒还拥有积极的正面形象,鲜有负面争议,好球员、好父亲以及好丈夫等标签帮助费德勒成为网坛最具影响力的球员之一。

费德勒在网坛的号召力有多强?费德勒在宣布拉沃尔杯成其职业绝唱后,令本就不便宜的拉沃尔杯门票价格直接“起飞”。2022年3月,拉沃尔杯官方公布了票价,三天套票的价格从2600元到25000元人民币不等。而据二级票务网站显示,目前单日门票的最低价格约在6000美元(4.1万元人民币)左右,而VIP套票价格已经被炒至60多万美元(41.7万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强大的号召力使得费德勒的商业价值官绝网坛,将纳达尔以及德约科维奇等对手们远远甩在身后,甚至放眼全球体坛,费德勒的吸金能力也不落下风。

众所周知,网球球员的收入构成主要分为赛事奖金以及商业赞助两大部分。自从1998年成为职业选手以来,这位来自费德勒已经获得了累计1.31亿美元的职业奖金,在ATP巡回赛历史上排名第三,仅次于德约科维奇的1.59亿美元和纳达尔的1.32亿美元。

在赛事奖金领域,德约科维奇以及纳达尔还能与费德勒抗衡,但在商业赞助方面, 费德勒则要完胜另外两位巨头。据《福布斯》估计,费德勒在其职业生涯中扣除税费和经纪人费用前的总收入为11亿美元,比纳达尔(5亿美元)和德约科维奇(4.7亿美元)相加还要高。费德勒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仅靠代言和其他商业活动就赚了约10亿美元,远高于其余两位巨头。

尽管2020年以来费德勒经历了多次膝盖手术,大部分时间处于养伤阶段,但他仍然是体育界的头号代言人,每年的场外年收入高达9000万美元,甚至比排名第二的勒布朗詹姆斯高出1000万美元。此前《福布斯》公布的“2022年全球收入最高的运动员排行榜”显示,费德勒以9210万美元的总收入排在第七位。强劲的吸金能力,也成功帮助费德勒连续第17年蝉联世界上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

从具体的代言品牌来看,费德勒身上的多数品牌都已经与其合作超过十年,包括有瑞士信贷、瑞士莲、奔驰以及劳力士。提起劳力士,这家瑞士钟表品牌依靠“瑞士本土天王”费德勒的20座大满贯奖杯,极大地提升了劳力士的品牌影响力与知名度。本土品牌与本土球星的组合,令费德勒与劳力士的合作成为了业界佳话。

钟表博主“芯随表动”讲述了一个关于费德勒与劳力士合作的有趣细节。在1970年代晚期,劳力士开始涉足网球选手与赛事,而1998年拿下温网青少年组冠军的费德勒进入劳力士的视线年建立小范围的合作关系。但那几年费德勒还没有打出成绩,也许是不符合劳力士预期的原因,费德勒转而在2004年与另一家钟表品牌艾美签下了5年合约,成为旗下代言人。

在费德勒与艾美合作不久,费德勒正式步入巅峰期,既有拿下了不俗的成绩又积累了一定的粉丝,这也直接导致了劳力士发挥了“钞能力”——在2006年支付违约金从艾美手中抢回了费德勒,并献上了为期10年合计1500万美元的新合同。2016年合同到期之后,费德勒的代言费更是涨到了800万美元/每年。

自此之后,费德勒便一直与劳力士合作至今。在费德勒发出亲笔信后不久,劳力士也专门向这位网坛传奇道谢。“劳力士表彰罗杰・费德勒为网球运动做出的重要贡献,不仅启发多个世代的球手,亦堪为整个运动界的榜样。他是首位赢得20项大满贯单打殊荣的男子球手,其网坛生涯卓越辉煌,球风超卓而不失优雅。”

与优衣库的合作,也让费德勒赚得盘满钵满。2018年,费德勒从合作多年的耐克转投优衣库,日本品牌为瑞士天王送上了10年3亿美元的巨额合同。在彼时已经37岁的费德勒,还能让优衣库掏出3亿美元的重金签下,足以证明其影响力与号召力。

如同所有顶级运动员一样,费德勒也热衷于投资事业。得益于在投资方面的独具慧眼,费德勒在运动员投资案例方面可以说是杰出的代表。

2019年11月,费德勒正式以股东和代言人的双重身份加入On昂跑,填补了其鞋类赞助商的空缺。2020年7月,On昂跑发布第一双费德勒参与设计的网球运动鞋“The Roger”。2021年3月举行的卡塔尔多哈公开赛上,费德勒首次上脚其非市售定制版网球鞋“The Roger Pro”。

据雅虎财经报道,On昂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费德勒在On昂跑的股份不到 5%,预估在3%的范围内。在On昂跑刚刚上市后不久,费德勒手中的On昂跑股票价值超过6亿美元。

随着跑鞋热潮以及新兴品牌的崛起,On昂跑也抓住了发展的绝佳机会。8月16日,On昂跑公布了2022财年Q2业绩,财报显示,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内,销售额同比增长66.6%至2.92亿瑞士法郎,毛利率为55.1%,净利润猛涨245.9%至4910万瑞士法郎,高于上年同期的1420万瑞士法郎。

需要指出的是,该品牌在今年6月实现了最大的单月销售额,超过1亿瑞士法郎,使2022年上半年的销售额总额超过5亿瑞士法郎。公司预计今年全年净销售额将不低于11亿瑞士法郎(按彼时汇率折合11.6亿美元),首次突破10亿美元大关。

截止撰稿时为止,On昂跑的市值为116.6亿美元,并且公司正处于快速上升的阶段,因此有理由相信On昂跑的未来还存在更多的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On昂跑的总部也位于瑞士。联想起劳力士与费德勒的成功合作经历,“瑞士品牌+瑞士天王”的合作模式,或许能够帮助On昂跑实现一样出色的成绩。

尽管心中有万般不舍,球迷们心中喜爱的“奶牛”也终迎来了“退休”的一天。对于费德勒在网坛的成就,无需再花费更多的篇章去赘述。瑞士人身后的20座大满贯奖杯,是对他过去24年超过1500场比赛的最佳浓缩。

赛场之外,费德勒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膝下拥有可爱的两对双胞胎儿女,还在商界“一战成名”。真正的“人生赢家”,费德勒当之无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